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程 > 平面设计 > 正文

莫奈花园背面的寂寥梵高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9-05

  【环球时报记者 赵强】巴黎近郊,有两个小镇。吉维尼,让莫奈在此徜徉四十多年;奥维尔,则见证了梵高生命中最后的七十多天。

  被美丽浸泡的莫奈花园

  从巴黎市区出发,车行一小时,转入一座林木葱茏、繁花似锦的村落,等在那里的,就是吉维尼。作为一个诺曼底风格的小镇,吉维尼被错落起伏的山地环抱,一幢幢白房子,顶着红色屋顶,散落其间。各色花木卧在墙角,爬上窗台,探向天空,猩红、墨绿、亮紫、明黄,交相辉映,各美其美。斑驳的外墙不仅丝毫没有破败之感,反倒透着岁月的质朴和生活的灵动。人群三三两两,在花间左顾右盼,闲庭信步的样子,一并被嵌入静谧的油画里。

  1883年4月的一天,43岁的莫奈乘坐小火车经过这里。他被惊到了。也许只是一瞬,他就做了一个重要决定——从巴黎搬出来,把余生留给吉维尼。莫奈人生中雍容恬静的下半场,以吉维尼小镇为原点,徐徐展开,缓缓落幕,直到另一个43年在此终结。莫奈与吉维尼一见钟情,吉维尼陪伴莫奈四十余载,莫奈在吉维尼的印迹却已绵延百年。莫奈花园,以及在这个花园里诞生的一幅幅名作,全都可以算作莫奈对“爱人”的答谢。

莫奈花园水园

  莫奈花园分为花园和水园两个部分。出于对日本文化的喜爱,莫奈从巴黎买来大量由日本引进的花草。也许正因如此,莫奈抛开了法国园艺传统,没有按几何图形栽种和修剪花木,而是干脆不作刻意修剪,任由它们自然生长。更为反其道而行之的是,莫奈并没有对各种花进行分门别类,而是让它们“鱼龙混杂”,从最普通的到最稀有的,混在一起,互不嫌弃。这样,一年中的大部分时光,主人都能有花做伴,每天人来人往,每月花谢花开。

  很难说,是花园给了莫奈创作灵感,还是莫奈赋予花园生的气息,总之,这位色彩大师,把各种颜色,精心涂抹在画板上,精致部署在花园里。整个花园,几乎占据了莫奈后半生的全部精神空间,以至于今天踏足其间,都会让人恍惚觉得,也许在某个花丛背后,这位艺术大师正在全神贯注地摆弄着花草,或是物我两忘地写生。

  1893年,莫奈又买下铁路另一侧的一块土地,引水植树,建桥修路,建成了水园。与花园的炽热奔放不同,水园冷静悠远,杨柳依依,小径蜿蜒,如镜的池水把几座小桥映照的摇曳多情。如果花园是一座浓墨重彩的油画,水园就是意蕴深远的水墨丹青,让人在清爽的凉意中,不由自主地静了下来。大师著名的日本桥系列和睡莲系列,就完成于这里。

  莫奈故居,是这番美景的见证者和享用者。这座二层小楼,由莫奈本人亲自设计并参加建造,粉白的墙壁,绿色的门窗,静静地在花园一角伫立旁观。令人艳羡的是,打开每一扇门窗,都能望见百花争奇斗艳,而且生动地提醒主人,此时是什么时节。

  望得见星空的梵高故居

  奥维尔位于巴黎近郊30公里的瓦兹河右岸。同行的导游说,这条河是塞纳河的支系。当年的梵高,不知道是循着塞纳河的文艺气息,还是为了流放自己的孤寂,总之,他来到了这里。在给弟弟提奥的信中,梵高写道:“我厌倦了巴黎的喧嚣,我来到了奥维尔小镇”,“奥维尔这地方非常美,那些越来越少的古老茅屋,更美!”

  我们结束了对吉维尼的拜访,又来到一个小时车程之外的这个小镇。同吉维尼的花团锦簇相比,这里的色彩相对单调,一幢幢麦田色的古旧房屋,倒是构成了奥维尔的基本色调。1890年5月20日,梵高来到奥维尔,以每天3.5法郎的价格租下拉沃客栈的5号房间。这是当年奥维尔最廉价的客房,但对于贫病交加的梵高来说,却不是一笔小数目。这间被后人称作梵高故居的地方,其实不过是一个7平方米的阁楼,有一扇不大的窗户,可以望见夜空。梵高白天出门写生,晚上回到这里休息。

奥维尔小镇上,梵高画作《奥维尔市政厅》广告牌放在实物前

  客栈没有进行刻意的修缮,还是保留着当年的样子。事实上,从《奥维尔市政厅》到《奥维教堂》,这些梵高当年画作中的实景,今天依然如故。这些画作,宛若小镇的游览导引,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两幅名画,还有二十多幅梵高的画作被制作成广告牌,放置在原景地旁,例如著名的《在亚尔的卧室》《麦田群鸦》等。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站地图-网站索引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银河在线平台_银河娱乐注册 版权所有

Top